/page/2
木刺
記憶是兩生的,也是一人獨有的。你不會知道我眼前的代表著甚麼。
你在我旁緩緩推著單車前進,我知道這是我熟悉的,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在我回憶中不知迴盪過多少遍的一幕,不久前我還在暗暗跟遠方友人訴說著-我跟自己說我並不活在那時。但恍惚,我的一角就跟那曖昧的天色和一切被陽光離棄的人們、樹們,和高塔,永遠的印在相片上。他見到這時的表情是皺起眉頭的,他著我「不要留戀地方」。
我停下來,低吟:「嗯這個我要拍一下」我知道這不同,而你當然也不明所以,大概也不會多想為何。他,永遠也不會知道吧。他那句說話就像指頭裏的木刺般存在-剛刺進來時我也不為意,心想,由它吧,也應該不會怎樣痛;過了一陣子,多走兩步,發現還是痛,只好坐下來用兩指指甲把它拔,然後拔不到,也不出奇;這東西那麼小,我看也看不到,只見到它把透明的表皮輕輕綻破的小裂縫。那只好繼續不管它吧,我也不會用鉗子,也許過一陣子那刺就不見。那年的他,抓得著我。
那輛單車到最後泊到那裏去了?我們到哪裏去了?
 
然後那個黎明我們不知有沒有看到,總之還是一如以往地忘記了。 

木刺

記憶是兩生的,也是一人獨有的。你不會知道我眼前的代表著甚麼。

你在我旁緩緩推著單車前進,我知道這是我熟悉的,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在我回憶中不知迴盪過多少遍的一幕不久前我還在暗暗跟遠方友人訴說著-我跟自己說我並不活在那時。但恍惚,我的一角就跟那曖昧的天色和一切被陽光離棄的人們、樹們,和高塔,永遠的印在相片上。他見到這時的表情是皺起眉頭的,他著我「不要留戀地方」。

我停下來,低吟:「嗯這個我要拍一下」我知道這不同,而你當然也不明所以,大概也不會多想為何。他,永遠也不會知道吧。他那句說話就像指頭裏的木刺般存在-剛刺進來時我也不為意,心想,由它吧,也應該不會怎樣痛;過了一陣子,多走兩步,發現還是痛,只好坐下來用兩指指甲把它拔,然後拔不到,也不出奇;這東西那麼小,我看也看不到,只見到它把透明的表皮輕輕綻破的小裂縫。那只好繼續不管它吧,我也不會用鉗子,也許過一陣子那刺就不見。那年的他,抓得著我。

那輛單車到最後泊到那裏去了?我們到哪裏去了?

 

然後那個黎明我們不知有沒有看到,總之還是一如以往地忘記了。 

「啊,是這樣的。沒有甚麼特別,只想跟你說我現在過得很好,挺不錯的,就是這樣。」

「啊,是這樣的。沒有甚麼特別,只想跟你說我現在過得很好,挺不錯的,就是這樣。」

都是自己做成的。是自己抵死吧,該這樣想。對。那你喜歡痛苦?因為你覺得自己理應受苦?那,你有好過一點嗎?

tightr:

Maya Angelou - Love Liberates

You see love liberates. It doesn’t bind, love says I love you. I love you if you’re in China, I love you if you’re across town, I love you if you’re in Harlem, I love you. I would like to be near you, I would like to have your arms around me, I would like to have your voice in my ear, but that’s not possible now. I love you, so go. Love liberates, it doesn’t hold. That’s ego. Love liberates.


some good sleep.

some good sleep.

不管我在哪兒,我都不在那裡

不管我說了什麼,我都是別的意思

不管我夢見什麼,我都一樣清醒

我愛,但我愛的不是別人,也不是你


( … )


注視我,我便在你眼裡

吻我,我便在你舌尖

握緊我,我便在你手掌中呼吸

忘記我,我便永遠在你心底

– 鴻鴻不管我在哪兒」
木刺
記憶是兩生的,也是一人獨有的。你不會知道我眼前的代表著甚麼。
你在我旁緩緩推著單車前進,我知道這是我熟悉的,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在我回憶中不知迴盪過多少遍的一幕,不久前我還在暗暗跟遠方友人訴說著-我跟自己說我並不活在那時。但恍惚,我的一角就跟那曖昧的天色和一切被陽光離棄的人們、樹們,和高塔,永遠的印在相片上。他見到這時的表情是皺起眉頭的,他著我「不要留戀地方」。
我停下來,低吟:「嗯這個我要拍一下」我知道這不同,而你當然也不明所以,大概也不會多想為何。他,永遠也不會知道吧。他那句說話就像指頭裏的木刺般存在-剛刺進來時我也不為意,心想,由它吧,也應該不會怎樣痛;過了一陣子,多走兩步,發現還是痛,只好坐下來用兩指指甲把它拔,然後拔不到,也不出奇;這東西那麼小,我看也看不到,只見到它把透明的表皮輕輕綻破的小裂縫。那只好繼續不管它吧,我也不會用鉗子,也許過一陣子那刺就不見。那年的他,抓得著我。
那輛單車到最後泊到那裏去了?我們到哪裏去了?
 
然後那個黎明我們不知有沒有看到,總之還是一如以往地忘記了。 

木刺

記憶是兩生的,也是一人獨有的。你不會知道我眼前的代表著甚麼。

你在我旁緩緩推著單車前進,我知道這是我熟悉的,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在我回憶中不知迴盪過多少遍的一幕不久前我還在暗暗跟遠方友人訴說著-我跟自己說我並不活在那時。但恍惚,我的一角就跟那曖昧的天色和一切被陽光離棄的人們、樹們,和高塔,永遠的印在相片上。他見到這時的表情是皺起眉頭的,他著我「不要留戀地方」。

我停下來,低吟:「嗯這個我要拍一下」我知道這不同,而你當然也不明所以,大概也不會多想為何。他,永遠也不會知道吧。他那句說話就像指頭裏的木刺般存在-剛刺進來時我也不為意,心想,由它吧,也應該不會怎樣痛;過了一陣子,多走兩步,發現還是痛,只好坐下來用兩指指甲把它拔,然後拔不到,也不出奇;這東西那麼小,我看也看不到,只見到它把透明的表皮輕輕綻破的小裂縫。那只好繼續不管它吧,我也不會用鉗子,也許過一陣子那刺就不見。那年的他,抓得著我。

那輛單車到最後泊到那裏去了?我們到哪裏去了?

 

然後那個黎明我們不知有沒有看到,總之還是一如以往地忘記了。 

「啊,是這樣的。沒有甚麼特別,只想跟你說我現在過得很好,挺不錯的,就是這樣。」

「啊,是這樣的。沒有甚麼特別,只想跟你說我現在過得很好,挺不錯的,就是這樣。」

都是自己做成的。是自己抵死吧,該這樣想。對。那你喜歡痛苦?因為你覺得自己理應受苦?那,你有好過一點嗎?

tightr:

Maya Angelou - Love Liberates

You see love liberates. It doesn’t bind, love says I love you. I love you if you’re in China, I love you if you’re across town, I love you if you’re in Harlem, I love you. I would like to be near you, I would like to have your arms around me, I would like to have your voice in my ear, but that’s not possible now. I love you, so go. Love liberates, it doesn’t hold. That’s ego. Love liberates.


some good sleep.

some good sleep.

不管我在哪兒,我都不在那裡

不管我說了什麼,我都是別的意思

不管我夢見什麼,我都一樣清醒

我愛,但我愛的不是別人,也不是你


( … )


注視我,我便在你眼裡

吻我,我便在你舌尖

握緊我,我便在你手掌中呼吸

忘記我,我便永遠在你心底

– 鴻鴻不管我在哪兒」


And for a single moment I thought I was in Germany.
"都是自己做成的。是自己抵死吧,該這樣想。對。那你喜歡痛苦?因為你覺得自己理應受苦?那,你有好過一點嗎?"
"

不管我在哪兒,我都不在那裡

不管我說了什麼,我都是別的意思

不管我夢見什麼,我都一樣清醒

我愛,但我愛的不是別人,也不是你


( … )


注視我,我便在你眼裡

吻我,我便在你舌尖

握緊我,我便在你手掌中呼吸

忘記我,我便永遠在你心底

"

About:

Following: